日期 日期 查询

峨眉情缘?二战中援华美机残骸寻访记 (二)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15日 新闻来源:峨眉山旅游网 作者: 浏览:986

    意外重逢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人们并没有忘记"驼峰"英雄们作出的卓越贡献。1947年,由当年退役的一批老飞行员发起,在美国成立了"中、缅、印战区驼峰飞行员协会"(简称"驼协"HPA),有会员五千多人。在世界各国航空界都具有很高的声誉和影响。
    "因为’驼峰’的故乡是在中国西南边陲,所以我们许多人都想找机会回去看看。"这是许多美国"驼峰人"多年来的心愿。但由于历史的原因,一直未能实现。随着中美关系的恢复发展,1982年,该协会首次组织了一个50多人的"重访驼峰"旅游团到重庆、昆明等处旧地重游。
    说来也巧,当该团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办理离渝登机手续时,有位美国老驾驶员突然发现一位身着中国民航制服的似曾相识的人在送客,便走近定睛一看,立即认出此人就是当年与他并肩飞行的中国助手、副驾驶员吴子丹。吴也马上认出了当年的这位飞行老师。40多年不见,今朝旧地重逢,真是喜出望外,百感交集,二人当下热烈拥抱。同行的美国伙伴们见状,也纷纷惊异地围拢来,热情地问候交谈,合影留念。这位老师激动地对吴说:从未想到你还活着,而且居然还能在中国民航飞行,这真是一次十分意外的奇遇!我要将这一好消息告诉其他的"驼峰"友人。


    峨眉寻史

    1984年,吴子丹被推荐并成为中国第一个参加"驼协"的终身会员。1985年,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吴写了一篇《"驼峰"和"驼峰空运"》的文章,刊登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首次向海内外公众介绍了这一中美友好关系史上的光辉一页。1986,吴首次与北京航空联谊会代会长应邀到美国阿肯色州参加"驼协"41届年会,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欢迎。
    正是在这次会上,一位年逾六旬名叫西思娜·舒维肯的才绘员找到吴子丹,噙着泪花诉说了她和全家多年来悬念在心、渴望寻兄下落的强烈愿望。她哥哥叫亚历山大·舒维肯,是一位飞行报务员。他们机组一行4人,于1944年因飞机失事坠毁在中国四川的一座山上。多年来他们一直在打听其兄的失事飞机和遗骸的善后处理情况,但迄今仍无音讯。她希望吴一定设法帮助她了却这一心愿。此后,她又连续多次来信催促说:"人们很容易说,为了美国和中国,他死得很光荣,但我们却失去了他。我九十岁高龄的姑母希望在她得到永生之前能实现全家的这一愿望。"吴回国后和同事们认真研究了美方提供的有关材料,认定了失事地点是在峨眉山上。于是他来到重庆,找到自己的亲戚刘二哥帮忙。重庆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得悉此事后,表示积极支持,并派人与他们一起到成都和乐山了解情况,寻求帮助。在四川省和乐山市、峨眉山市外办以及有关部门的大力帮助下,终于查到了这架飞机于1944年春坠落在峨眉山复兴乡黄桶槽的失事现场。为了缅怀这些为帮助我国抗日而牺牲的美国友人,峨眉县人民政府报经上级有关部门同意,于1988年在面对失事现场的一个山岗上,为他们树立了一块纪念碑,上书;美国空勤人员亚历山大·舒维肯等四人殉难处。
    1988年6月,"驼协"又组成了49人的"驼峰人重访中国观光团,由吴子丹陪同到北京、重庆、成都、昆明等地参观访问,受到当地政协、对外友协、航联会等部门的热情友好接待,当时的重庆市长肖秧还热诚地对他们说,欢迎"驼协"能够有一天到重庆来召开年会,使他们倍感亲切。在这个团里就有专程到此寻兄下落的西思娜夫妇和儿子一行3人。他们一到成都就立即奔往峨眉。次日清晨,在乐山市和峨眉山市外办负责人员的陪同下,西思娜夫妇乘车上山来到万年寺停车场。考虑到他们年事已高,为他们准备了滑杆,但他们执意不肯,坚持步行。西思娜气喘吁吁地爬到罗汉坡的一个高坎处,遥望着对面白云深处的弓背山,悲痛地说:就在这里遥祭死难者的灵魂吧!她颤抖的双手捧出了一瓶从美国带来的"圣水",把水缓缓地洒向山谷,又接过人们送来的一束鲜花,献给了喋血峨眉山的亲人。这位美国"驼峰人"家属盼望了四十多年的心愿,终于在峨眉实现了。这一万里寻兄的感人事迹,在美国航空界引起了普遍的关注和良好的反响。
    吴子丹也从这些交往的反应中深受鼓舞,提出许多为增进与"驼峰人"友好交往有关的工作。如他听说在峨眉上还可能有另一架美机坠落在那里,但打算今后能回川来继续寻找。他还希望日后与刘二哥一起回到云南,去寻找于1943年坠落在中顷边境片马垭口的一架中国民航53号运输机。因他当年飞驼峰时,曾看到过躺在山地上的机身残骸,后知美国"驼峰"友人也在积极组织寻找。他深受感动,便告诉友人写了一篇《福克斯山口之谜》的报道,登在1985年9月的《北京政协报》上,希望引起各方面的关注与支持。可喜的是,这架飞机已在1996年秋被缅甸人发现并移交给中国,后由云南省和美军有关部门前往现场处理。
    1990年,吴子丹因脑溢血突发病逝于北京。吴逝世后,许多"驼协"友人对他的夫人刘芳仍十分关怀照顾。"驼协"还再次特别邀请她赴美参加第46届年会。重庆对外友协一副会长也应邀前往,向大会致敬献旗,表达了当年曾作为战时中国陪都和盟军中国战区司令部所在地的重庆人民对美国人民的友好情谊,受到了热情友好的欢迎。此后,刘芳也和昔日一样,继续积极从事于弘扬"驼峰精神"和促进两国友好的交往工作。当她得知重庆市建立"史迪威博物馆"时,便将吴在美购买和收集到的许多文献资料带到重庆,支持开辟"驼峰飞行"栏目展出。六年来,已有来自美国的海外宾客两万多人到博物馆参观,其中有当年美国的"驼峰人"和"飞虎队员",以及不少美国知名人士和社会活动家,如基辛格博士、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美前国务卿万斯等有影响的人物。他们普遍反映良好,认为这是中国对"二战历史的尊重,是体现中美友好关系的真实历史见证。在纪念史迪威将军诞辰110周年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5周年时,刘芳写了一篇《你知道"驼峰飞行"吗?》一文,发表在四川省外办主编的《外事天地》杂志上,后应"驼协"的要求,在美翻译成英语,全文刊登在美国"驼协"主编的《新闻通讯》刊物上,受到美国友人的普遍称赞。

    水落石出

    1998年,重庆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收到了一本"驼协"主编的《中国空运--驼峰飞行》第四卷大型精装文集,内容十分丰富。其中刊登了吴子丹的简历,对他作为中国第一个参加"驼协"的终身会员以及到美参加年会最多,一直热心于增进中美两国"驼峰人"的友好交往所作的努力,给予良好的评价。
    当我们将此消息传达给现住天津的刘芳女士后,她十分感动地说:在并肩抗日战斗中结成的中美两国飞行员之间的深厚友情,虽已事隔半个多世纪,但依然不减当年。子丹虽已逝去八年,但美国友人还没有忘记他和我们一家,并保持着友好的联系。我认为这不仅只是对子丹个人,而是对所有参加过"驼峰飞行"的中国空地勤人员的尊重和关怀。这些,都促使刘二哥唤起了十年前与吴商议要继续查清峨眉山所有失事美机真相的回忆,从而使他决心再上峨眉。他们不顾疲劳,两上成都、峨眉找资料,查档案,寻找知情人,先后听到了30多位知情人的介绍,经综合整理后,查清了确有两架美机普坠落在峨眉山上的真实详情。
    1944年3月18日下午四时许,一架美军330575号C-47型四引擎运输机,由印度运油至广汉途经峨眉山时,撞毁在距县城约40千米的复兴乡弓背山之黄桶槽处的山岩上,一声巨响,烈火冲天。山民立即带人赶到现场营救。随后县长等人及乐山防空区和省防空司令部的有关人员纷纷赶到现场督办。驻新津机场的美军得报后,立即派出中尉李汉植等人到现场详细了解情况。起初只寻获尸体两具,后又寻到一具,均用上乘棺材装殓密封后抬至山下保宁寺停入。继由县长、参议会议长、知名士绅以及机关学校等30多个单位的一千多人参加了庄严的公祭仪式。随后将三座灵枢抬到县城移交美军运往新津、成都,经火化后运回美国。
    1944年10月1日上午11时左右,一架美国26238号B-29型空中堡垒轰炸杨从新津飞往印度,途经峨眉山复兴乡麻子坝天门石处,撞毁在山岩上,爆炸起火。最先发现的山民报乡里后立即派人赶至现场守护营救,县长也及时指令有关得力人员上山查办。当时正值美军上尉伯雷等四人路过峨眉,县长立即通报他们。次日晨中美官员即赶至现场视察,寻到较成型尸体九具,后来细查时又找到一具,抬下山后由双方人员亲视装殓入棺,还布置灵堂举行了公祭。最后由美空军少校贝克等人将灵枢火化后空运美国。
    两架飞机的残骸金属碎片,一部分由空军第三司令部统一售给成都义良铁工厂,大部分陆续被乡民拾去当废金属出卖。解放后乡里收集到较大的部件,由废品站收购后得款交公。在麻子坝山上,刘二哥还看到了两位老人拿出来的一个用拾来的铝金敲成的大勺和一个大面盆。
    在寻访中最让人感动的是,当地民众对来华抗日的美国盟军,不仅是健在的或已故的都充满了敬重的真情。对处理两机善后工作中所发生的大事小,都有请示报告和指令,办理的记录也很详尽,数百页的原始档案资料至今仍保存完好,这正是许多驼峰英烈们的后人亲友们渴望知道而在美国难以得知或夫法查到的真实宝贵史料。
    而这段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中美情缘,将会永远留在中美两国人民的心中。


相关文章

我的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发  表  

植物活化石之“中国鸽子树”:学名珙桐,是观赏价值较高的古老的森林树种,为峨眉山等处特产。在峨眉山九老洞至长寿坡千亩区域内成了建林树种,树高20多米。

白蛇的出生和修炼地在峨眉山白龙洞。青蛇本是男身,在黑龙潭修炼。因爱慕白娘子,欲强娶为妻,两人在牛心亭前恶战,青蛇不敌而降服,化作女身服侍左右。

峨眉山雷洞坪悬崖之上海拔2390米处,有一株树龄高达450多岁的杜鹃花,名叫“美容杜鹃”,是目前峨眉山最高龄的杜鹃。树高13米,胸径2.7米。

峨眉山大蚯蚓:学名秉前环毛蚓,最大的体径可达2厘米,体长80-100厘米。分布在海拔500-1200米的龙门洞、清音阁、白龙洞、万年寺、洪椿坪一带。

报国寺楹联:“一合相,两足尊”。上联:世界虽大仍由微尘聚合而成;下联:修行达到“智”、“慧”两足的程度,即可成佛至尊,阐述了佛学的宇宙观和人生观。

【世界最大的坐佛】乐山大佛,是依崖开凿而成的弥勒坐像。滨临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汇流处,面对峨眉三峰,背倚凌云九顶。佛像通高71米,开凿于公元713年。

【峨眉山名字的由来】最早的说法见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望见两山相峙如蛾眉焉”。指其山形如美女眉毛,故称“蛾眉山”。因是一座山的名字,后来就被人们习惯称为“峨眉山”。

上一条 下一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