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日期 查询

无悔守护峨眉山

发表时间:2007年9月21日 新闻来源:峨眉山旅游网 作者:*** 浏览:1353

  记峨眉山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元祝

  编者按8月23日,峨眉山市委会议厅座无虚席,峨眉山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马元祝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此隆重举行。该市各机关、部门、乡镇和学校的负责人共300余人参加了报告会。

  今年58岁的马元祝是土生土长的四川峨眉山人。目前,他是峨眉山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经济师。9月6日上午,在峨眉山雪芽茶叶分公司,马书记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人的生命不在于寿命的长短,在于有限的生命能做出无限的事业。虽然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我看见峨眉山一天天在变,环境,越来越好,游客,越来越多,农民,越来越富,我就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快乐。”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这个有着25年党龄的老党员,把自己的一生无悔的献给了峨眉山,面对重重困难和阻力,用他的心血和行动,顽强拼搏,无私奉献,在遭遇车祸、被歹徒报复致残、身患癌症三次走到死亡线的情况下,不顾巨大生理、心理痛苦,带领景区管委会全体干部职工,为保护、建设峨眉山殚精竭虑。不仅解决了当地近两万农民生存与景区发展的矛盾,也使峨眉山由昔日的全国“脏乱差”反面典型,一跃成为全国景区管理的一面光辉旗帜,获得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等多个全国“第一”,并荣获全球优秀生态旅游景区等国际性大奖,使“中国第一山”扬名世界,他本人也成为荣获“世界遗产旅游推广奖”的世界第一人。

  文/本报记者 何建华

  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是一种使命与责任的支撑。医生对我说,我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人,因为我是一个肝癌患者,我的一只眼睛几乎看不见,一只手已失去正常功能,这些病都是我在近十多年的工作中落下的。

  ——马元祝

  十多年前,马元祝还是一个身强力壮、精力充沛的硬汉子。

  当时,他在峨眉山市担任常务副市长,分管城市建设和财贸工作。1992年,峨眉山市正在大打新型旅游城市建设的总体战,城市建设和规范管理都处在关键时刻,打通南北干道、建好商业街,贯穿四城门,修好环城路等多项重点工程才刚刚起步。在市委政府的领导下,马元祝和同志们一道加班加点、完善规划、论证方案,甩开膀子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组织上决定派他到峨眉山管委会任党委书记兼常务副主任,主持景区的全面工作,主任由当时的市长陈伯伦同志兼任。

  任命来得太突然了,当时马元祝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心里也忐忑不安。但这是组织的决定,作为党员只有无条件地服从。本来,马元祝分管城市建设管理和财贸都已是两个人的工作量了,平时的任务就十分繁重,工作有压力也很大。这下还要兼管景区,他担心自己无法几头兼顾,害怕搞好了城市工作,景区工作跟不上;搞好了景区工作,又拖了城市工作的后腿,还完全有可能几头都干不好。马元祝深知,这副担子对他来说,是能力、毅力和精神的考验。

  当时,峨眉山城市建设和规范管理正是牵头组织实施、打开局面的紧要关头。更重要的是,景区的管理工作由于历史、体制和其他原因,环境脏乱差、管理无章法。各色人物都通过各种手段涌上峨眉山开商店、摆摊位,赚大钱,农民和商贩更是尾随游客,强买强卖拉客。一位海外华桥直接写信给国务院领导反映情况,说峨眉山的现状是炎黄子孙的耻辱!国家领导、建设部领导和地方领导都做了非常严肃的批示,要求“尽快改变峨眉山脏乱差的面貌”。面对重重困难,许多朋友劝他,你一个人就是累死也难把这几个方面的工作搞好,更何况峨眉山现在是个烂摊子,要改变这么大的山,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对此,家人也反对,担心他的精力、身体和人身安全。

  然而,马元祝想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不能辜负党的教育和培养。峨眉山是中国的历史名山,佛教胜地,国家级的风景名胜区,连这点责任都不敢承担还叫共产党员吗?与国家、民族的利益相比,自己的名和利又算什么!再三思量之后,他决定在继续分管市里工作的同时,承担起管理风景区的重担,并向组织上立下了军令状:“半年初见成效,一年改变面貌,三年跨入全国风景名胜区先进行列。”

  人一旦有了巨大的压力和明确的冲刺目标,往往就会迸发出更大的工作动力,就能克服所有的困难,扫清前进中的障碍。

  ——马元祝

  马元祝向市委市政府保证,并向社会公布,用150天打通南北干道,在居民密集区中拆出一条通道,建设商业街。当时,社会上议论纷纷,说这是瞎吹牛,根本完不成。四川省和乐山市的领导也对他说:“公开承诺太被动,150天你是很难完成的。”

  但马元祝想的是,越是困难的工作就越要有敢于面对的勇气和魄力。

  最终,他还是坚持作出了公开承诺,并把完工的时间醒目地书写在工地告示牌上。

  那段时间,马元祝白天奔忙在高山区、中山区和低山区的几个景点,认真进行调研,;晚上就骑着自行车,在市政府、南北干道和商业街的工地上解决居民拆迁、规划方案和施工难题。有时在工地上一干就到凌晨,甚至早上7、8点钟,顾不上休息又赶到景区工作。

  虽然长期睡眠不足,吃饭没有规律,但繁重的工作任务使他根本无法顾及自己的身体,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目标,必须抓紧时间尽快改变景区的面貌,抓紧时间努力完成城市建设的几个大项目,抓紧时间规范和理顺城市的交通和管理秩序。

  由于涉及到许多居民和郊区农民的拆迁问题,城市补偿工作矛盾十分突出,曾经有不理解的群众冲进拆迁会场,拿着大刀狠狠地向马元祝冲来,扬言要把他放倒。每遇这种到情况,马元祝都是苦口婆心地做群众工作,从多方考虑群众的实际困难和切身利益,最终得到了大多数拆迁户和居民的大力支持。

  打通南北干道,建设商业街的工程仅用了143天。四川省、乐山市的领导来检查的时候,看到房屋的拆迁和建设、道路的改修建、绿化工程、路灯架设,以及水、电、气、通信线路等地下六根管道配套工程全部竣工,高兴地伸出大拇指说,“奇迹,真是奇迹,你们创造了一个‘超深圳速度’的峨眉山速度。”

  把城市建设管理工作基本理顺以后,马元祝又投入到创建全国首批县级卫生城市的战役中,担任常务副指挥长。为了确保创建成功,他和大家反复研究,摸索出了符合实际、有利运行的“以综合管理为龙头、专业管理为骨干、群众管理为基础”的管理路子,后来,还作为先进管理的样本,在全国37个城市交流和推广。

  没日没夜地苦干,让我从心里感到很充实。峨眉山市先后荣获规划建设先进城市、全国首批县级卫生城市、全国环境综合整治先进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并成为西部第一个全国园林城市。

  ——马元祝

  城市建设管理和创建卫生城市的工作圆满完成了。但是,马元祝更为担心的是景区的管理。因为,当时景区内有16000多农民,300多僧尼,有中央、地方、部队和其他驻山单位800多个,还有行政执法部门30多家,群体构成相当复杂,协调管理的难度非常大。

  在认真听取农民、商贩和僧人的想法和意见,并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反复调查研究之后,峨眉山大规模的整治工作开始了。

  治理中,遇到的问题比预计的还要复杂得多,工作难度超乎想象。

  在治理峨眉山金顶片区时,有的商贩直接对他说,如果你要拆除我的摊房,我就抱着你一起跳舍身崖,同归于尽;在清理拆除一些驻山单位的违章摊棚时,他们竟然组织保卫人员在房顶上架机枪恐吓马元祝带领的执法人员;有的单位拿出摄像机,要对拆迁行为进行歪曲曝光;在制止寺庙乱修乱建时,有的人冲击办公室、殴打管理人员。一时间,方方面面的压力如同一块块大石头,从明里暗里不断地向他袭来。阻挡整治的暴风雨一波接一波,震动了全省,传到了海外。

  在这极为艰难的时刻,马元祝深知,要想履行好保护这座名山的使命,就一定要打胜“综合整治”这场攻坚战,绝不能有丝毫的畏惧,更不能作无原则的让步!面对枪口,他带领导同志们义无返顾;面对摄像镜头,他拿着“拆除违章建筑”的牌子,带动头拆除。特别是对那些有权有势、通过关系开办的经营点,不循私情地进行了彻底清理。在整治过程中,他也受到了伤害。

  2001年10月3日,因长期欺诈游客、投诉不断,被取消经营资格的违章经营者卢天焰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装满钱的信封找到马元祝,想通融办证再到景区经营,马元祝表情严厉地对他说:你不符合条件,就是搬来金山银山也没有一点用处。

  第二天早晨,当马元祝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卢天焰在楼梯口把他堵住,恶狠狠地说:“你到底给我办不办?”马元祝严肃地对他说:“你不符合规定,肯定不能办。”此时,穷凶极恶的卢天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土制炸弹,点燃引信,马元祝便赶紧上前一步,下意识地用左手挡开了飞来的炸弹,只听到“轰”的一声,马元祝只感到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这次爆炸,马元祝的面部被打进了15颗铁砂,左眼的视网膜和玻璃体变形挤压在一起;左手和腹部被炸烂。经过多次治疗,至今他的面部仍留下了不能取出的铁砂,左眼几乎失明,现在只有一点光感,左手两个指头失去功能,留下了永远的残疾。马元祝没有因此而退缩。伤好后,他又继续投身到整治工作中。

  为了最大限度地给农民带来实惠和经济收入,我们提出了帮助农民致富的5361工程。实行一户一业,确保每户农民都有生活来源;发展旅游经济产业链,拓宽致富门路;清理外来从业人员,安置农民就业;让出好的位置给农民经营,促进农民增收。

  ——马元祝

  9月6日,家住峨眉山黄湾乡黑水村的茶农骆华俊对记者说,马书记最关心茶农了,他的“5361”工程使我家的茶叶收入翻了好几倍。

  “5361”系统工程,是马元祝结合峨眉山景区的实际,实现峨眉山全山停耕还林后,为山上的失地农民制定的。

  马元祝与景区党委和股份公司统一认识,把发展“峨眉雪芽”绿茶列入“峨眉山第三经济战略发展计划”,“5361”民生工程项目的具体内容是:“在五年的时间内,通过改良建设3万亩有机生态茶园;五年后,力争实现茶产业年收入6亿元,茶农户均增收1万元”。

  采访中,马书记告诉记者,目前,峨眉山茶农的运作方式是:“公司+基地+农户”的合作模式。峨眉山在技术上、茶园改良上、优良茶品引进上给予景区茶农提供大量无偿资助,预计在近5年中,围绕这一生产经营合作模式,管委会的投资额将高达1500多万元。

  为帮助失地农民,管委会专门建立了新农村发展基金,扶持农民发展茶叶、天麻、雪魔芋,开发旅游产品。

  现在,景区农民的收入和以往相比,有了几十倍、上百倍的增长。同时,景区寺庙的收入从过去的三百多万快速增长到现在的1亿多,管委会的收入也从681万增到现在的6.5个亿,各个群体都得到了快速发展,管委会也有较为雄厚的经济实力来更好地进行景区的保护管理。

  经过努力,峨眉山景区治理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半年后,景区“脏乱差”的状况有了明显改善;三年后,峨眉山的面貌得到彻底的改变,被建设部和相关部委陆续评为“全国卫生山、安全山、文明山”。这个目标比马元祝立下的军令状整整提前了一年。

  成绩的取得,使峨眉山蠃得了广泛的赞誉,同时也增强了马元祝向更高目标迈进的欲望。经过班子反复研究,在得到各级领导大力支持的情况下,马元祝决定创造条件申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

  那段时间,他们按照世界遗产地的标准,抓紧对景区进行规范整治,不断完善充实申报材料,并按程序报请国家相关部门进行审批。在领导的关心和同志们的努力下,峨眉山的申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已经通过了国家文物局、建设部和中国教科文组织的层层审批,并向国务院递交了报告。

  正准备向联合国进行申报时,乐山市委的主要领导把马元祝叫到办公室,严肃地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申报走到哪个程序,你一定要把乐山大佛一起带上去!”

  和乐山大佛一起申遗,意味着他们之前国家有关单位对峨眉山的审批文件全部作废,一切工作都要重新开始。顶住时间紧迫和被国家相关部门拒绝再行审批的双重压力,马元祝紧急邀请有关专家重新拟订方案、起草报告,克服重重困难,再次通过了国家文物局、建设部和中国教科文组织的层层审批。最终获得了国务院的同意。

  1996年,峨眉山并帮助乐山大佛申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终于获得了成功,并且获得了世界专家的高度评价。但是,我却又一次差点失去了生命。

  ——马元祝

  1996年8月18日,马元祝冒着大雨乘车到四川省补充申报材料,路上不幸出了车祸,造成三根肋骨折断,颈椎错位。医生要求他至少要休息三个月,特别是在颈椎复位期间,若不注意,可能会导致全身瘫痪。可当时峨眉山正处在申报遗产评审的关键时刻,一个月以后马元祝就要到法国进行申报陈述。如果临时物色其他同志去,从熟悉材料到临场回答专家的提问,都充满着难以预料的变数,组织上很为难,他也实在放心不下。马元祝想的是绝不能在这个时刻拖了申报遗产的后腿,让前期工作功亏一篑,那将终身遗憾。

  1996年9月18,马元祝戴着医院特制的颈托登上了世界遗产评审会的讲台,他一边不停地用手巾擦拭着由于剧烈的疼痛浸出的汗水,一边大声地、充满激情地对专家们陈述。也许是因为峨眉山的保护管理工作做得好,也许是申报材料准备得充分,或许还有马元祝带着病痛而真诚的慷慨陈述,他们的申报,感动了与会的专家,获得全票通过。在热烈的掌声中,峨眉山、乐山大佛光荣地加入了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的行列。

  2004年是建设部提出风景区五年综合整治的关键年,也是联合国对峨眉山世界遗产复核检查的一年。当时,全山的大小整治项目有30多个。马元祝每天都要工作十多个小时。这段时间,他经常感到肝区疼痛,也没太在意,以为可能是工作太忙,没休息好的原因。6月初,马元祝从北京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后,赶到上海参加金顶恢复项目的图纸会审,感到肝区更加疼痛,便不由自主地用手按住肝区。与他一起出差的小陈发现后,晚上就硬把他拉到上海医院去检查。这一查就被确诊为肝癌。

  那晚,马元祝彻夜失眠了。他想到了很多很多……他想,眼下还有许多事还没有干完,想到他人生走过的56年,想到他一生对工作太执着、太性急,批评的人太多了,伤害了不少的同志,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想到一直为他操劳的妻子,想到怀孕快要分娩的女儿。他真的感到这些年忙于工作,自己欠她们的实在太多太多了……谁不留恋人生,谁不留恋这个世界,谁不想和妻子孩子多享几年的天伦之乐,马元祝真的非常想见到他那快要出世的外孙子。他知道,肝癌即使住院动了手术,失去生命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与其等时间,还不如抓紧把最急的工作做完。

  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叮嘱小陈不能把他的病情告诉家人和单位。他瞒着同事,仍然在上海与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以及台湾的设计人员会审完图纸后,又立即赶到福建莆田,与僧人和雕塑专家商议修改金顶十方普贤金佛泥塑小样的塑造,并协助佛协和厂家签订了小样铸造合同,一忙就是十多天。

  回到峨眉山后,马元祝准备安排好工作就到天津住院。临行前,他对中山区清音平湖的恢复整治工作不放心。实地一看,不出所料,工程依然无法进场施工。他的心一下紧张起来。怎么办?专家马上就要来,是和死神赛跑、为峨眉山的形象争分夺秒,还是去住医院?永远不服输的马元祝想的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按医生的要求是一天也不能拖下去了,不误病情就要误工程,就会严重影响遗产专家对峨眉山的评价,峨眉山就有可能被亮“黄牌”,国家的声誉就可能受到影响。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做一件无愧于峨眉山的事情,死了也值!于是,马元祝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进行部暑,与同志们一道挨家挨户地做老百姓的工作,一家一户地落实补偿措施,与他们协商,加班加点地突击工程,终于赶在遗产专家检查之前完成了清音平湖的整治。

  拖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马元祝才住进了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这时候,妻子还不知道他得了肝癌,直到做手术需要家属签字时,马元祝才不得不告诉她,当她知道这件事时,既着急又心疼,更多的还是埋怨。

  医生对马元祝说:“你的血型是AB型,肝源配体非常少,昨天正好有一个,如果你早来一个星期,这个肝源就是你的。”没办法,他只有住院等待符合他的肝源配体。这一等就是四十多天。在这40多天里,马元祝在医院与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完成了7个整治项目的方案论证。

  马元祝知道肝癌是不治之症。在国外,得了肝癌都不换肝;在国内,肝癌做换肝手术存活半年的不超过80%,存活一年的不超过50%,他更知道,著名电影演员傅彪,换肝后复发,没超过半年就走了;四川省公安厅的副厅长,换肝后不到一年复发,也走了……他感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必须抓紧时间把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好、做完!

  2004年11月26日,马元祝在手术拆线后的第二天,回到了日夜想念的峨眉山。虽然医生要求他一定要继续休息,但第三天,他就不顾家人和同志们的劝阻,冒着严寒登上了海拔三千多米的金顶,因为这里,有他放心不下的金顶整治工程,这里,还有他最放心不下的贫困农民。

  十多年的艰苦努力,换来了峨眉山的巨变和发展。峨眉山也先后荣获省部级奖牌18个,国家级奖牌14个。2005年,还被中央文明办、建设部、国家旅游局评为首批“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并且综合评分排名第一。各级领导的认可,中外游人的肯定,使我感到欣慰和满足。

  ——马元祝

  为了峨眉山的发展,马元祝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三次走到死亡线上。对此,马元祝无怨无悔。

  许多人对他的行为不理解,但他说,“人的生命不在于寿命的长短,在于有限的生命能做出无限的事业。虽然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我看见峨眉山一天天在变,环境,越来越好,游客,越来越多,农民,越来越富,我就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快乐。”

  这些年,部、省、市都曾有意提升他到上级机关工作,但马元祝说,“我的根在峨眉山,我爱峨眉山,爱这里的一山一水,不论面对什么困难,我也割舍不下对这片土地的深情!”

  9月6日,马元祝乐呵呵地对记者说,“我真没有想到我还能活到今天,更没想到我的身体状况还越来越好,还能让我继续干我热爱的事业……或许,工作不仅仅能使人快乐、使人幸福,还能使人的生命得以延续。”

  马元祝说,我无悔守护峨眉山的这十几年,更无悔把毕生精力奉献给风景名胜事业!人世间一生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轻言放弃,要有一种执着的追求,踏踏实实地去干,能为人民、为社会多做点有用的事,我认为,这样的人生,才是最有价值的人生!


相关文章

我的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发  表  

【世界最大的坐佛】乐山大佛,是依崖开凿而成的弥勒坐像。滨临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汇流处,面对峨眉三峰,背倚凌云九顶。佛像通高71米,开凿于公元713年。

白蛇的出生和修炼地在峨眉山白龙洞。青蛇本是男身,在黑龙潭修炼。因爱慕白娘子,欲强娶为妻,两人在牛心亭前恶战,青蛇不敌而降服,化作女身服侍左右。

峨眉山雷洞坪悬崖之上海拔2390米处,有一株树龄高达450多岁的杜鹃花,名叫“美容杜鹃”,是目前峨眉山最高龄的杜鹃。树高13米,胸径2.7米。

植物活化石之“中国鸽子树”:学名珙桐,是观赏价值较高的古老的森林树种,为峨眉山等处特产。在峨眉山九老洞至长寿坡千亩区域内成了建林树种,树高20多米。

报国寺楹联:“一合相,两足尊”。上联:世界虽大仍由微尘聚合而成;下联:修行达到“智”、“慧”两足的程度,即可成佛至尊,阐述了佛学的宇宙观和人生观。

峨眉山大蚯蚓:学名秉前环毛蚓,最大的体径可达2厘米,体长80-100厘米。分布在海拔500-1200米的龙门洞、清音阁、白龙洞、万年寺、洪椿坪一带。

【峨眉山名字的由来】最早的说法见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望见两山相峙如蛾眉焉”。指其山形如美女眉毛,故称“蛾眉山”。因是一座山的名字,后来就被人们习惯称为“峨眉山”。

上一条 下一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