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日期 查询

荷塘开砚见峨眉
——速写国画家程峰先生

发表时间:2012年8月30日 新闻来源:峨眉山旅游网 作者:卢加强 浏览:3945

正是荷塘碧绿时,走进蓉城三圣乡荷塘月色画意村,走进程峰画室四川荷塘月色美术馆,走进程峰山水、花鸟意境中,不经意间,一幅幅画作的笔墨、气韵、情愫伴随作品主人那被峨眉森林过滤了的微笑,便阳光般进入自己的心境。一见热心再见畅神的程峰,是自己固有的味蕾与他“烹制的佳肴”刚好找到“舌尖上的中国”式的共鸣,或是作为这时代的丹青能手,在他潜心创作的笔墨语言中,本身蕴含着强烈的时代光谱和大众心灵投放出来的人文精神,因而最容易撩拨时代的心弦,而我只是时代大众中的一员!由着这份寻问与触动,催促我再去荷塘,拜访程峰先生,阅读程峰画作,以期留下一幅我眼中的程峰先生的速写。

 

 

学者程峰。曾担任过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的程峰,在长期的教学和自我创作实践中,有着体系完善的艺术理论。当前卫艺术口号泛起,艺术与民众互相远离的时候,当艺术院校公司般筑楼造房艺术大师满天飞的时候,当“平尺”丈量出绘画经济学,画家争先恐后变成企业家模样的时候,程峰异常清醒,虔诚地守望在自己的讲台与荷塘,宁静而顽强。他在中西画史坐标中去寻找艺术演进的规律,在中外文化遗产中去考究学习传统和形成传统的艺术辩证法。

对中国画从传统到现代的颤变他有自己成熟甚至固执的见解:“中国画的风格,特别是写意风格,表达着对当代文化精神的倾情传达,必然映射出当代人的审美情趣与艺术追求”。面对中西艺术价值观的碰撞交融,他确信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中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具有“持久性”和“稳定性”。

跳出绘画看绘画,程峰以“他身”跨界到自然科学的疆域,去倾听科学和艺术两根琴弦奏出的深奥而美妙的和音。他在模糊数学中,探寻中国画“似与不似”的理论依据,提倡:“忘掉那些精确而逼真的玫瑰,创作出饱含画家个人深情的满足客观事物模糊性的自己的玫瑰”。他从“波尔的族徽”中发现了科学与艺术双翼飞翔的灵光闪烁。在他的画作中,从朴素淡然的水墨山水到重彩富丽的金碧山水,从气脉连贯的速写到题材丰富的花鸟都会看见一个学者型画家大胆探索、创新的个性化的文法和语言。在丹青艺术圈层中,如程峰一样“科学”思考,“科学”绘画,明白古人,明白今人,明白自我的画家应当是罕见的风景。

程峰因为懂得,所以淡定;因为懂得,所以谨慎;因为懂得,所以谦逊;因为懂得,所以坚持;因为懂得,所以超越。

诗人程峰。“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画大家苏轼题跋《蓝关烟雨图》:“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没有诗意就没有意境,而意境是中国画评判其优劣的重要标准之一。学者的气质并不掩盖程峰诗人的情怀,在他学者工笔的河床里诗情如写意的清泉热情而真诚地流淌,程峰做人做事如此,其画如同其人。

走下大学讲坛,程峰在田园诗般的环境中筑起了田园诗般的画室,这是一个心中无田园诗意境的人不会选择的所在。程峰是一个极度忠诚负责的人,教学生涯他把全部心血浇灌给了学子们,那时的创作多为教学互动灵感袭来的结晶,如一幅石鸟相衬的“圈梅图”,深蓝润泽的石头,红色羽毛的小鸟,暗香浮动的白梅,构成浓郁的现代诗意境。现在,程峰要潜心于他自己的诗画意境中,用丹青记录不断涌流而来的诗情。

 

 

他的诗情挥洒在他灵动的花鸟画中。工写结合的月季,悠游水中的神仙鱼,笔走龙蛇的巨幅紫藤,清香四溢的玉兰。尤其是与他朝夕相处的荷塘,热烈美艳的色彩,表达出荷叶“无穷碧”的内涵,大胆而新颖,体现了荷塘主人独特的慧眼诗心。

他的诗情浸润在他山水画中。大气浑厚的“密林伏虎”,密林山岩浑然一体的“峨眉烟云”,苍翠映白水,滴绿染秋风的“万年寺”,俯瞰无垠的“岷江春水”……湿润的云雾与清雅的诗意在幽深的密林和苍茫的山水间似幻非幻地聚散、弥漫、翻卷。

他的诗情流淌在峨眉千壑万林中。他先后二十余次游历峨眉写生,雷音寺、万年寺、洗象池,无处不留下他的足迹,百游不厌,百写常新。经历了太多的云卷云舒、雨雪风霜,沉淀了太多的情感记忆、艺术思想,峨眉对程峰已不再是一座山、一幅画,而是一首心灵的史诗,一轮终身照耀精神世界的太阳。

 “画之不足,题诗文以发之”。程峰有极深的书法功底和多种艺术才华,他的不少画作,配以诗书题跋,记录下创作时的情境与心境,提升和彰显了画作的诗意。

诗与画融合是人与自然的融合,程峰在诗意的冲动下走进自然,又在自然写生中迸发诗意,诗意牵引着他的构思和手腕,诗意既熟,笔墨纵横,左右逢缘,如得神助。难怪程峰对写生的钟情近乎痴迷,非常人可比。

 

 

峨眉猿翁程峰。程峰的思想与诗心以峨眉山水为物象,让笔墨呈现出变化无限的异彩。程峰曾在乐山生活工作近三十年,与峨眉山水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最钟爱的题材,峨眉山是他最怀念最给力俘获了他一生的“那个人”。峨眉山对程峰思想与艺术的影响深入肺腑而又浸润笔端。在乐山时,与峨眉心身相伴,到成都后,又魂绕梦牵。如一位华侨,离开故土更会时刻感知故土,以看世界的眼光看峨眉,才看得更真更深。

不论今生何处,程峰与峨眉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象一只与峨眉森林相依为命的善良的灵猿,游嬉于峨眉山水,禅悟于峨眉古寺,看过他许多作品之后,我心中油然跳出一个真切的名字——“峨眉猿翁”。

阅读程峰一路忠诚走来的艺术轨迹,分明看到两座高峰——自然的峨眉、文化的峨眉。自然的峨眉是他一生用笔墨开采的宝藏,是他心灵朝拜的圣地,挥写丹青的乐土。文化的峨眉是与他心灵相通的不同时代的绘画大家共同组成的群峰。在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明末清初的龚贤是对他有深刻影响的画家中的一位,程峰深得龚贤积墨法的要义,程峰的笔法、墨气、丘壑、气韵,创造性地传承了龚贤的“四要精神”。因为亲属原西北大学校长郭琦的原因,程峰曾有幸目睹石鲁、李琼久、何海霞、黄独峰等先贤的创作。对琼久先生,更是偏爱最深,研习最多,琼久先生的人文思想和笔墨精神如峨眉山月照耀着程峰心灵的荷塘,感染着“峨眉猿翁”的程峰以赤子的激情忘我创作,日夜兼程。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暮然回首,集学者、诗人、峨眉猿翁于一身的程峰,数十年的求索成就了他的艺术风格,得到省内外画家和评论家的广泛称赞,并数度代表四川美术界参与国内外交流展出,荣获多项大奖。读程峰的作品,峨眉山水最让我难以忘怀。他的峨眉山水构图宏大,用笔苍秀,反复皴擦积染,多次积墨破墨,把墨色的深浅、浓淡、明暗表现得出神入化,森林茂密,墨润淋漓,云雾涌动,禅意浑然,笔墨间产生出一种抒情诗般的感染力。尤其是用淡墨表现深、幽、雄、秀的峨眉森林,如同音乐家仅用低音组的三四个音符而谱写出优美的天籁之音,更是程峰聚众美于淡然的“绝活”,而深受同行称赞,为中国画表现森林走出了可供研学的范式之路。

 

 

程峰对峨眉对森林倾注的时代使命感的情结,让我想到在蓉城之西草堂秋风中呼嚎“安得大厦千万间”的杜工部,而1400年后的今天,寓居蓉城之东的程峰看见大厦千万间成了坚硬的水泥森林,窒息在半空鸟笼里的人们是何等需要峨眉森林那强大生命息息相通的慰藉!勤奋如农夫的程峰要画得森林千万株,种在当下人心中,生命的光荣就是为峨眉山的千古森林再造一个生存的空间。因此他笔下的森林超越了对自然峨眉森林的抄袭而成为一种具有时代表征的现实主义的意象,成为融入他呼吸与血液的“程峰的森林”。

荷塘开砚见峨眉,“峨眉何其高我何其小也”,仰之弥高,攀之弥坚,乐把一生借丹青的程峰正诗情汪洋,丹青常青,进入他旺盛而重要的艺术生产期,作为具有巴蜀气派的文艺川军中优秀的一员走向全国。

拙笔所至,匆匆成文。不知我笔下的程峰,是否是我心中的程峰、我眼前的程峰,不知我相识不久却如老友的程峰先生以为然否?! 

四川省艺术院院长、博士  卢加强
(本文转载自 人民网,四川文艺报)

 


相关文章

我的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发  表  

报国寺楹联:“一合相,两足尊”。上联:世界虽大仍由微尘聚合而成;下联:修行达到“智”、“慧”两足的程度,即可成佛至尊,阐述了佛学的宇宙观和人生观。

白蛇的出生和修炼地在峨眉山白龙洞。青蛇本是男身,在黑龙潭修炼。因爱慕白娘子,欲强娶为妻,两人在牛心亭前恶战,青蛇不敌而降服,化作女身服侍左右。

峨眉山雷洞坪悬崖之上海拔2390米处,有一株树龄高达450多岁的杜鹃花,名叫“美容杜鹃”,是目前峨眉山最高龄的杜鹃。树高13米,胸径2.7米。

植物活化石之“中国鸽子树”:学名珙桐,是观赏价值较高的古老的森林树种,为峨眉山等处特产。在峨眉山九老洞至长寿坡千亩区域内成了建林树种,树高20多米。

峨眉山大蚯蚓:学名秉前环毛蚓,最大的体径可达2厘米,体长80-100厘米。分布在海拔500-1200米的龙门洞、清音阁、白龙洞、万年寺、洪椿坪一带。

【世界最大的坐佛】乐山大佛,是依崖开凿而成的弥勒坐像。滨临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汇流处,面对峨眉三峰,背倚凌云九顶。佛像通高71米,开凿于公元713年。

【峨眉山名字的由来】最早的说法见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望见两山相峙如蛾眉焉”。指其山形如美女眉毛,故称“蛾眉山”。因是一座山的名字,后来就被人们习惯称为“峨眉山”。

上一条 下一条

 

关闭